實用防身研究室──武道無夢

關於部落格
這裡提供正確有效的防身觀念,以及紀錄了我對平凡人生的一點體會與期待
  • 12006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如何阻止隨機殺童案的一再發生(上)

身為防身術的教學者
我知道近年兒童防身術正在形成市場
已有家長、教育單位讓孩子學習一些防身技術
但我個人並不贊成這種作法
一是國小高年級到國中這個年紀
他們學防身術是有點用處
但因為防身是帶有暴力性質的技術領域
對心性不穩定的少年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很難講
所以個人排斥這樣的教學
二則小學中低年級的兒童乃至年紀更小的幼童
學什麼防身術都是沒用的
所以這樣的教學其實意義不大
(關於警覺性、逃跑等觀念,一般家長老師應該就可教會孩童
當然如果要達到結合防身觀念與感覺統合、運動神經的提升等綜合效果
還是需要專業設計的課程)
 
隨機殺人的防範
是非常廣大而複雜的一個項目
遠比食品安全的把關還要困難
(當政府在食安議題上表現都不怎麼樣時,
精神疾病隨機殺人犯的預防要靠政府也不太樂觀)
所以雖然最根本的問題要看大環境與教育
需要人際關係支援系統的建立、以及精神醫療體系的健全
但要靠這些大層面的圓滿來預防近年來一直發生的社會事件
是緩不濟急的
 

我非常讚嘆這位媽媽所說的
「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來讓這樣子的人消失在社會上」
我也認同這個社會「不需要再更多的恨意,請大家以祝福和愛代替激烈的情緒跟言語,讓家屬、讓這個社會有喘息、療傷的空間。」
但我不認為「這不是靠立法處置能夠解決的問題」
 
不,這恰恰就是靠立法、靠制度就可以迅速解決的社會問題
 
鄭捷的事件發生後
我曾經說過
台灣的社會不會回來了
這樣的隨機殺人的事件只會持續發生
不會停止
除非法律、制度層面有重大的調整
 
所有受西方世界影響的現代社會
都有隨機殺人的問題
只是因為國情不同文化不同
所以狀況是不一樣的
比如以美國
他們隨機殺人是死傷最慘烈的
因為他們槍械可以合法購買
而這些案件發生後
他們不會想被警方逮捕

兇手都會用他們剛剛拿來殺人的槍械自戕
這就是美國的模式
 
至於台灣隨機殺人的模式
則是用家庭中可得到的刀具
隨機挑到好下手的對象
犯案後束手就擒
等台灣的司法給他們死刑或無期徒刑
 
在美國的模式中
犯人是反社會而無比憤怒的
導致他們必須殺別人、也殺自己
他們不願意接受社會的制裁
 
在台灣的模式中
犯人不管是反社會的憤怒、或是無助活不下去、還是精神病
他們其實都非常軟弱地以變相的方式尋求社會制度的協助
不論這個協助是給他一個痛快的死亡
或是讓他有個可以關一輩子的牢房
 

台灣這些精神疾病或反社會的隨機殺人犯
怕痛、怕吃苦
無法面對生活在社會中的一切挑戰、痛苦與困難
想死,卻不敢自己動手
想活,卻沒有能力沒有膽識面對社會面對人群
於是靠傷害別人
來讓自己有一個好死
或謀求自己一個安全的、穩定的、有水泥高牆保護的飯碗
這就是他們的情況
如果不了解他們真實的問題癥結
絕對阻止不了潛伏在社會中的更多病態之人
 
我的老媽媽曾說
她那個年代
活不下去的
會自己去自殺
現在這個時代
活不下去的
卻去殺別人
 
這真是扭曲的心理狀態

 
扭曲的心理狀態
要改正當然得從家庭、從教育、從精神醫療體系著手
才能從根治起
然而現在的社會環境
是如此變動快速、競爭激烈、如此讓人無法喘息
上面所說的從根做起
是有巨大的困難度與複雜性
所以雖然它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向
但因為牽扯的層面太廣
很難有具體成效
 
所有的問題都有根源,也有結果
當然也有相對應的處理方法
我認為
不要把問題定義在「如何消除心理病態之人隨機殺人」
因為這樣你問題的根源是心理層面、教育層面、社會層面
問題應該定義在「如何消除持槍無差別殺人案」(美國版)
「如何消除隨機殺童案」(台灣版)
問題根源不要定在心理病態本身
而是定在「為何心理病態可以輕易拿到武器」

「為何心理病態敢用傷害別人來達到自己目的與利益」
 
比如以美國為例
在尚無法有效避免反社會人格者的產生時
首先應該在法律、在制度上管制槍枝
不論是最嚴格的禁止槍枝販售
還是對精神疾病、列管人員做槍枝管制
如果能做到這點
這些案件當然會減少許多
雖然這些人可能還是會傷害人
但不會造成這麼大規模的傷亡
 
同理
台灣當然要讓自己變得是更快樂、更溫暖、更有教育、更多慈悲的地方
但我們的法律
不應該讓一個想尋死的人
可以透過司法制度來自殺

或者一個想安逸過日吃牢飯的人
可以藉由犧牲別人的性命來成全他的太平生活
 
我不贊成死刑
因為死刑對受刑人、對社會究竟有什麼幫助
很難說
更何況死刑並不可怕
鄭捷不就是希望法院用死刑給他個解脫嗎
 
目前台灣的隨機殺人模式
都是膽小怕痛的
都想利用現在的制度得到他們想要的
所以我們不該給他們想要的
而是給他們不想要的
 
對於罪大惡極之人
我們應該讓這種人痛
痛徹心髓、不敢想像的痛
無法面對的痛
連想到都要發抖的痛
這樣才可起到嚇阻的作用
 

我們的文化過去有凌遲處死這件事
過去我也認為這是很恐怖很不人道的事
當然,批評古人殘暴恐怖是件容易的事
但想想古人留下來的智慧、文采、風範
我真的不覺得現代人有比古人更加文明、高尚、慈悲、智慧
 
對於無差別隨機傷害他人的犯人
尤其是對無辜孩童下手者
我不贊成死刑、不贊成無期徒刑
我主張開發「痛刑」
這無關仇恨,也不是報復
純粹是為了嚇阻下一個鄭捷、下一個龔嫌、王嫌
因為他們的模式顯示出他們是怕痛、專挑軟柿子吃的懦夫
所以這種刑罰方式最能快速有效阻止他們

人道不應該是處處維護加害者的權益而忽視該如何嚇阻他們
人道不應該是成為惡人可以達成所欲的原因
人道不應該是我們妝點門面、自我感覺良好的安慰劑
 

讓好人能安居樂業
讓惡人不敢造次妄動
才是真正的人道
 

人不會因為法律而變好
更不會因為恐懼、害怕而變好
但當我們企圖以溫和的手段試圖教化這些心理殘疾之人時
也必須要有極強大的嚇阻力
讓他們至少不會先傷害他人

古代中國有凌遲
現代新加坡有鞭刑
如果我們願意放下歐美文化的文明緊箍咒
台灣也能找到合適的、讓內心殘疾之人不敢犯下滔天大罪的嚇阻力
 
關於以「痛」來嚇阻重大犯罪重大傷害的方式
它在道德倫理上的基礎是什麼
我下篇會試著探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