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用防身研究室──武道無夢

關於部落格
這裡提供正確有效的防身觀念,以及紀錄了我對平凡人生的一點體會與期待
  • 12006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閉黑關的真實經驗(2) 西藏上師的經驗:雍仲本教丹津旺賈格西

在羅朋桑耶丹增仁波切圓寂前,他做了些很特殊的安排。一天,他叫我來,然後讓我修一些儀軌,再把一些本尊的名字寫在紙上然後拋向他的佛壇。他讓我撿起一張紙,上面寫的本尊名字就是我需要修持的。這位我選擇出的本尊是西饒祥瑪,這是度母的一種,特別是對於開發智慧有巨大的效能。他還告訴我要閉一次黑關。我非常高興。兩年以後,我向羅朋丹增南達與我母親請求讓我閉一次黑關。他們允許了,但是我的母親說她還是很擔心,畢竟這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這太不尋常了。在寺院中的有些人,他們覺得羡慕或者嫉妒,有的則說我會發瘋。無論如何,我安排在羅朋丹增南達的貯藏室閉關,這裡曾經被改造成供訪客使用的廁所。這個屋子特別小,只有二*四米見方,而且是水泥牆,所以這樣空氣循環就變得很差。我母親每天三次來送飯。在閉黑關期間,我從來沒有和她說過話。羅朋與我媽媽都因為我在閉關期間午餐和晚餐吃得都很少而擔心,他們認為也許是因為空氣很壞,所以建議我也許可以提早結束閉關,但我還是堅持完成了整個四十九天的閉關。
 
每天羅朋會坐在關房外和我談半個小時話。這個時候,一位上師在我身邊非常重要。我無法記得教法的全部進程,還有在每週需要轉換何等修法與觀想,他會適當地指導我。我的心變得空曠、無物、並且對於修行的時間沒有概念;我接受不到任何來自外界的如新聞之類的資訊,這樣的體驗很好。新聞只會製造心的騷動,增加意識的轉換,並讓心從教法游離。最好還是一概安住於當下,還有開展心的明性。想到以如此非常有建設性的方式度過我的時光也是非常快樂的。
 
我的黑關很成功,而且對我個人的改變也非常大。在最開始的一些天,作為一個充滿運動能量的男孩被限制在這樣一個又黑又小的屋子裡,這對我來說並不容易。第一天我睡了很多覺;但第二天好了很多,每天我的修行經驗和對黑暗的接受力都會有所增長。自己獨處是種很好的體驗。和外部刺激的影響逐漸疏遠,像眼睛——意識來感覺物體,完全成了我主要的感知方式。我曾經聽過很多關於有問題的人閉黑關時遭遇的故事與笑話,他們都認為這些境相是真實的,但我明白這些是怎樣出現的。在日常生活中,外在的顯現會牽扯我們,但是在黑關中沒有什麼會轉移我們的注意力,因此心的擾亂會變得更容易,有時甚至變得瘋狂,我們的心會自己製造很多境相。在黑關之中,有種“知覺剝奪”的狀態,所以當我們的心念與視覺在缺乏外界真實接觸的情況下生起時,我們會將其視為真實並攀緣它們,並在這基礎上產生一系列的心念。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會很容易被淹沒在自心創造的幻影中,完全把它們當成是真實。
 
在第一周後,我對於現實的主觀感覺改變了,所以七天過起來像兩天。就這樣,這四十九天閉關中剩下的後六周過起來像十二天。從第二周開始,我開始看到很多境相,諸如光的光線、明點的閃光、彩虹、還有不同的標記。在第二周後,第一個如真實的具體事物開始出現。
 
這些境相中的第一個是第二周的第二個早上出現的。當我在禪定的狀態中時,我看到巨大而無體的阿波紮凱撒仁的頭像出現在我面前的虛空中。頭像極為龐大。剛開始的一會我有些害怕,接著我又繼續我的修行了。頭像在我面前的虛空中保持了半個小時以上;這類境相如同平日在外的事實那樣清楚,並且有時候更加清晰。
 
逐漸地我有了較多的經驗。舉例來說,我曾經看見一個頭上盤著髮髻如同大成就者般的人。這種感覺是非常地強大、非常積極和有加持力的。也許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伴隨著大量的運動的境相。不是所有的境相都有運動的;有些就像看一場電影;有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在境相中間;還有一些時候,境相是在你上方的虛空中,或者與你在相同的水平面上,或者在下面。在這一境相中,我發現自己在一個很大的山谷裡,兩邊的山丘上鋪滿了紅色的花。清風吹拂過美麗的樹林,在那裡有五個人沿著一條長而蜿蜒小路向我走來。剛開始他們離得太遠,以至於我無法看清楚他們的面容,但在半個小時以後,他們走得很近了,我能夠認出來他們屬於印度人。其中兩個包著錫克教徒的頭巾。他們走向我,又突然轉向往回走了,什麼話也沒有說。
 
另一次我看到一個很持久的境相,是一個披著長髮的裸體女人筆直地坐在我前面,但她側過了臉,我無法看到她的面容。當我看到這些境相的時候,它們並非是顯現在外面的;它們是以光的形式顯現於我的心中。即使當我閉上了眼睛,我也以同樣的方式看到這些境相,但是不知何故仍然感知到它們在不同的方向和位置中。
 
有時境相會從一種形式變化為另外一種形式;舉例來說,一個裝滿如馬鈴薯、番茄、豆子之類食物的盤子,會突然轉化為一條有游魚和石子的美麗小河。我可以在澄澈的河流中清楚地觀察魚兒的遊動。這些不是我所見的惟一的境相,但是卻是最為典型的一個。
 
差不多在我閉關結束的時候,我的明性得到了極大的增長,所以我似乎能看到接近我關房的人。一次,藉由我的“心目”,我察覺到我的母親來給我送食物,還“看到”了她走來的每個步驟,直到她走到門口並且敲響了門提醒我她的到來。就在這同時,我聽到了“真實的”母親敲響了門,告訴我她送食物來了。所以,我境相中所見的母親的動作和現實中母親的動作是完全同步的。
 
這些境相沒有任何聲音來做陪襯,我也從來沒有任何與境相交談的想法。只有在閉關結束後,以我的心智層面思考時我會覺得和境相對話很好。
 
通過這次閉關,我淨化了自己的許多業障,並且增長了我的修持與明性。在閉關後我的一個夢境中,有一個被羅朋仁波切認為是達到淨化的標誌的夢,是我用刀子切開了左邊腳踝的血管,然後流出了許多蟲子與血液。在閉關之後,我變得非常沉著與安靜,因此母親說我所有的妹妹都該去閉一次黑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