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用防身研究室──武道無夢

關於部落格
這裡提供正確有效的防身觀念,以及紀錄了我對平凡人生的一點體會與期待
  • 118945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閉黑關的真實經驗(5)漢地實修者的經驗

我在閉黑關時,究竟發生了什麼?
2016-01-07 茲非子

閉黑關------前傳

  我在等待一個trigger,好開展我的閉黑關體驗。

  而這個trigger出現了,就是老婆要去美國出差2-3周。哇塞!我可以放羊了……這次放羊就放到泰安吧,去丁愚仁老師的“泰山禪院”,閉黑關。

  閉黑關本身需要十天,前面入關前有三天“明理”課,再加上來回路上,我需要準備15天時間。

  和丁老師結緣始于兩年前,大概是201310月。我有一個親戚大約15年沒見,一見之下,令我大吃一驚。不僅人變得清淨透徹,而且相貌都變漂亮了,人看起來還是原來的人,但皮膚之下隱隱有一種神色煥發出某種光彩。

  一問之下,知道她是丁老師的早期弟子之一,詢問了一下丁老師的見地和方法,她說的一套一套的,不禁暗暗稱奇。決定接觸。但不想通過熟人介紹給丁老師,準備自己冷冷地找上去。具體什麼時候去見,等緣分。

  說來好巧,有了願望後時間不長,丁老師就來京授課三天,當時是免費。(當然,現場發現組織者事後讓人隨喜捐款,這我十分理解)。我去聽了丁師的三天課,每天的課中,都有和丁師一起打坐半小時左右,是不是上午下午各一次打坐記不清了。當時請了三天年假,每天隔絕世務,十分專心。

  這期間發生了兩件事,值得一記。一是在一次集體靜坐之後,丁師說,這裡有人已經“得到”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我當時的趕腳是在說我。

  另一件是,剛結束三天聽課後的一天晚上,我在剛躺下準備睡覺的時候,忽然聽到老婆頭腦中有一個聲音在呐喊,是在罵女兒,要求、期望她學習之類,呐喊非常強烈,幾近歇斯底里。而實際生活中,她對女兒表達的學習期望是相當溫和,“通情達理”的。我告訴她聽到她內心腦海的呐喊聲,她承認了內心的焦慮和期望。

  這些事都發生在2013年。我當時產生了朦朧的欲望,此生機緣合適的時候,我也去閉黑關。如果一直沒條件,我現在這樣修的也不錯。

  20153月,機會來了。工作調整讓我對社會的牽拌減少,老婆出差20天,孩子在大學上學,我自由了,可以心無掛礙地“閉黑關”。

  真正付諸實施時,才發現現代人要在“人間蒸發”15-20天,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名韁利鎖,俗務纏身,習慣性親友互動……我馬上意識到,看似每個人都能做的事,不見得每個人就做得成;看似自己將來隨時都能做的事,不見得自己做得到。因為世界是無常的,明天和意外不一定哪個先來,師父也不一定永遠在那兒等你。

  現在閉關的內外緣分到了,我要把這事辦了。為了避免樹立特別期望反而成為閉關障礙,我告訴自己,我就是進行一個特別休假,只不過花5800元錢在一個小黑屋子裡休假半個月,有點奇葩罷了,呵呵。

  首先我開始短暫地“切斷外緣”,告訴老婆要去閉關,她不是很放心,但也不是特別反對。因為她被我建議也悄悄去聽了丁師三天課,那次好像是收費的,花了幾千元吧。她有很好的體驗。她們打坐時,丁師進屋說,這裡有人非常靜,走進屋子就像走進森林一樣……此外還給了她兩天后會怎樣怎樣的授記。

  我和老婆曾經有過一場關於丁師的對話。我說:“你覺得丁師成就了嗎?”,她說:“他成就不成就我不知道,但他水準比我倆高。”

  所以老婆沒有大反對,只是告訴注意安全。

  我告訴了四個人我的具體行蹤和時間,一個是我一個特別思維縝密幹練的弟弟,一個是一位律師朋友,另外是老婆和女兒,主要避免出現誤入神棍組織江湖險惡的情況,判斷不會如此,但還是運用常識,以備萬一。

  其次告知父母自己要去閉關,沒有告訴地點,時間也很泛泛,一是怕父母找不到擔心,二是怕媽媽神經質再報案啥的,再把我從關房中揪出來。

  其他人儘量沒說,免得節外生枝,影響閉關心境。怕朋友們找不到,在微信上做了一個泛泛的將閉關半月的說明之後,就出發到泰安了。

  414日,按圖索驥地找到泰山禪院,並在附近賓館安頓下來之後,就去聽丁師和徒弟們閒聊,我話很少地旁聽著。4151617三天,丁師的徒弟刁姐給我們這批閉關的人,一共九人,講明理課。問答部分由丁師和韓師兄回答,另外每天結束前大家會一起靜坐半個多小時。明理課主要在1516號兩天進行,主題包括《全面認識自己》,《認知角度》,《解讀欲望》,《活在當下》,《圓融關係》,17號一整天,丁師、韓師兄、刁姐,專門回答每個人的閉關問題,解決錯誤概念,基本是讓每個人講自己為什麼要閉關,還有什麼欲望,對閉關的理和方法有什麼疑問等等。

  我非常認真的聽講,告戒自己忘掉所學,既來此地,全按此地的方法來,不要耍聰明。而且我儘量少說話,也避免和同修攀談。事實證明,所認真聽到的東西,在我實際閉關中作用非常大。有一個同修somehow“認出”了我,在入關前她忽然合掌對我說,“很榮幸認識你”,我趕緊說別這麼說,是我的榮幸。大家知道閉關之後就各奔一方,此生未必再會。(出關後我留意了她的閉關紀實,欣喜的發現她也“見到”了)

  其中有一個學員30歲左右小夥子問,他閉關時能不能念咒?什麼楞嚴咒、百字明咒之類。這對我是個愚蠢的問題,如果你那麼相信念咒,你就在家念咒好了,還來這兒閉什麼關?丁師教的方法不是念咒啊。(後來瞭解之後,丁師的方法,也可以叫無相神咒,但此是後話。)

  這次閉關人數相對很少,初期入關九個人,其中有七個人“開悟”“見到空性”(估且這麼說吧),有兩個人沒有悟到而回,其中一個是那個要念咒的。

  給大家講課的刁姐,本職是給禪院燒飯的主廚,這次第一次帶課,她非常希望她的第一批學生九個人最好都開悟。刁姐講課時非常正式著裝,還系一個漂亮的紗巾,我聽課時還走神。

  刁姐的願望算實現了,因為九個人中七個人“明白”,這個比例奇高,一般每批入關的人有五分之一、四分之一悟入“空性”就相當好了。

  韓師兄說,這次人數少,平時多是30人左右,關房安靜。另外,4月下旬入關房,不冷不熱,再有你們入關期間丁師一直在禪院,“場會更有序”,大家運氣非常好。

  本來17號入關房之後才關閉手機的,我為了剪除外緣,讓心安靜,脫離世務,從14號就關機了,免得接受社會信號,產生任何情緒波動。

  從某種角度來說,我經歷了一種“出離”和“出家”,也有點像“告別人間”,和“走向死亡”一樣。(丁師說過,閉黑關實際上也可以說是體驗死亡)

  我體察自己的內外緣份,在當時的時點,都在安息中……我心中高興:看來福德具足,我會順利入關用功。

  但是,很神奇的,還是出現了“節外生枝”。有一個C姐,竟然在百忙之中,從美國跑回北京,再跑到泰安來見我了!我想這緣起太神奇了,在我斬斷所有世緣準備“登機”之時,她竟然不遠萬里地過來找我聊天。

  我們聊了很多,在我入關前一晚兩人還幹掉一瓶紅酒。但我一直高度覺知中。

  C姐講了兩句話,是可以成為我閉關的障礙的:“我相信你不會隨便被什麼人控制和洗腦的”,“這個道場不僅有護關的師兄,還會有無形的護法”,前一句會讓我對丁師起疑,後一句會讓我“心外求法”訴諸神明,這些都和認識本心有礙,差之毫釐,繆以千里,多一翻心思,就可能錯過“空性”。

  而且這兩句話本身是矛盾的,前一句是懷疑這個道場,後一句又高推這個道場。

  這貌似平淡無奇的兩句,卻暗藏風險,懷疑自己的上師自然無法入道,而寄託護法神明錯認本心的“心外求法,即是外道”。

  我內心處理得非常好,C姐必和我有緣,而且她是別的力量的載體而不自知,否則不會在我特殊的生命時期,出現在我身邊。

  17號下午六點多送別C姐,8點半順利進入關房。

  我的“閉黑關”之旅,順利開始了。
 

  閉黑關------第一天,有人叫我

  泰山禪院,是依山坡而建的民居改建而成,周圍還住著村民鄰居。一個小院落分成幾個功能區,大門左側一個小廁所,右側是餐廳,可容納20人左右,餐廳挨著一個小儲藏間,中間還放著一張拍打療法的按摩床。我閉關時,多餘的東西存放在此。

  大門直走是一個大客廳,內有兩個小間為丁師和常住的師兄的宿舍,常有10-20人在那兒拜訪丁師問答,沒有什麼莊嚴肅穆的氣氛,活潑智慧時候多,有些學生問問題有時很自我表現,有時很傻,這也是宗教修行場合的常態,見到師父就做小孩狀,呵呵。

  然後就是關房了,一共三層,每次可容納最多30人。

  我帶了兩套始祖鳥運動服,但護關師兄刁姐說,不要帶摩擦起來有聲音的衣服,我就把硬殼的始祖鳥留在了儲藏室,連同手機,手錶也不讓帶進去。我根本沒帶手錶去泰安,害怕丟了,或是閉關時手錶留在外面惦記,分心。我好聰明!呵呵。

  我帶了一個水杯,另外還有一條淺藍色的毛巾被。這條毛巾被很特別,因為它本來屬於我的二弟。

  我們男生的關房在三層,女士的在二層。當時還暗忖,咦男在上女在下啊。七個女士在下,我和念咒那位老兄,兩個男生在三層。

  三層密密地間隔了大約十間關房。我盡可能選在裡面,離他遠點,免得互相干擾。關房裡面有一個小衛生間,衛生間的小窗都密封了,但會漏進來非常微弱的光,讓你可以分辨白天和夜晚。衛生間門關上的話,就真的伸手不見五指,我試過把手放在鼻尖上都看不見。關房很小,有一張床,然後床邊有一人寬一條過道。一床被褥,一個枕頭,很整潔。

  屋裡有燈,吃飯和上廁所時可以開燈,吃飯時牆上有一個可折疊的小木板可以當飯桌。另外,正對床的牆上有一張紙,上寫:

  “知道有念,知道無念,知道了就行。不管是看見光,聽到聲音,看到任何景象,都把它當念處理”-----這是丁師的具體參修方法。

  我心裡評估了一下這地方的安全環境。關房內外都可以上栓鎖上,通常護關師姐在外鎖上,我在內就不鎖了。門很薄,三層樓,我想如果失火的話,緊急情況我一腳就可以踹開房門,憋口氣就跑出去了,問題不大。

  刁姐把我們送進關房,留下一暖瓶水,就走了。關房變得非常安靜。我頭腦中閃過一絲念頭:如果有人在關房用刀片自殺的話,挺麻煩,沒有人知道。被自己念頭嚇了一跳。忽然寂靜,會聯想到死,人的正常心理。就像有些場合會激起你的情欲一樣。

  我決定盡可能關燈,上廁所也摸黑去,只有把暖水瓶水向運動杯子裡倒的時候才開燈,然後就關了,喝的時候也摸黑喝。

  關房裡並不冷,我發現不用外衣褲,我的酷始祖鳥用不上,我只穿了內褲和內衣,把外衣卷起來放在床下。

  安坐一會兒吧。第一個發現是,自己呆在這狹小黑暗的房間中,並不焦燥,很安然自適,也沒有什麼要達到的目標。

  我只負責按丁師教的用功:看念頭起落,就仿佛燒水,我只負責燒,什麼時候開聽其自然。當然,內心還是期望能達到閉黑關的終極目的:契入空性。

  不覺之間就沉沉睡去了。整個閉關期間,我在關房都是蓋我的毛巾被,而用被子和枕頭做倚靠或墊坐之用。我也用吉祥坐單盤,也用菩薩坐,但知道不用在意姿式,只要舒適不昏昏沉沉就行,參禪是參心,不是參腿。

  每天早上八點半,下午四點半,刁姐進來送飯,早上還換一瓶水,飯菜非常可口好吃。頭三天刁姐不和大家說話,以便於大家儘快安靜下來。按著刁姐送飯的次數,我知道過去幾天了。

  第一天看念起念落,非常累,仿佛兩軍衝殺一樣,一會兒看得清念頭,一會兒又被念頭帶走很遠才知道。黑暗之中沒有時間參照系,反正坐累了站,站累了躺,躺累了坐,不放的是一直看著頭腦中的念頭。有時躺著用功,不覺就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了繼續接著“用功”。

  身體有點困倦,有點昏沉,但並不煩悶和急躁。

  我雖然隔了兩個關房,能聽得到另一哥們兒的動靜,吃飯,上廁所,翻身,打呼。

  第一天我睡了應該比較正常,6-7個小時吧。我正在昏昏沉沉的入睡中間,忽然聽到一個30多歲的男人的男中音,喊我的名字:“北偉”,非常清楚。我一下就從昏睡中清醒了,而且是醒透了,從頭到腳,每個細胞都醒了,沒有一絲睡意。

  我又開始用功。但我暗暗記下,等出關時,我去問問師父,到底誰叫醒的我?師父的化身?護法神?

  從這之後的閉關十一天中,其他時間我都睡的很少,每天也就1-2小時,有時兩天睡1-2小時,不困。

  我就按師父教的方法“觀自在”:看念頭。

  第二天起,開始出現了狀況……
 
 
閉黑關------第二天,辟穀

  入關後第二天,出現了辟穀的跡象,但我不是十分確定。

  下午刁姐來送飯的時候,發現我早上的飯菜沒有動,問我:

  “你想辟穀麼?”

  “我不是很確定”

  “那菜怎麼辦?”

  “還是先放這兒吧,我再看看。”

  刁姐於是把新的菜留下,把早上的菜拿走了。

  我2002年在紐約的時候出現過一次辟穀,當時進行了20幾天,但由於完全自發進行,不餓不吃,沒有對辟穀的完整認識,而且當時MBA學業很重,怕自己得厭食症餓死了,兩個人在網上亂查了一通fasting方面的好處和知識,後來還是決定強行開了齋。

  這次閉黑關,我本來完全沒有辟穀的任何打算,想都沒想到它,但它自然出現的時候,我一下就知道了,並決定配合它。

  下午的飯菜,我依舊不想動。到第三天早上的時候,我確定自己的身心狀態,確實進入了自然辟穀,就決定餘下的時間不再吃東西。

  刁姐再次送早餐的時候,發現前一天的飯菜沒動,就收了,從此每天改為只在上午來一次關房送一暖瓶水給我,不再送飯。但我聽得到她每天兩次給另一個哥們兒送飯(後來知道,來閉黑關的人,有部分人會出現辟穀)

  由於辟谷出現後刁姐每天只來一次,導致我後來該出關時沒有馬上出關,違反了丁師的“果子熟了要摘”的原則,讓我經歷了多一重的精神險境,這個我後面會說。

  這回倒好,覺也不睡,飯也不吃了。但接著幾天,我還是又大便了幾次,然後上廁所就只是尿尿(叫小解,是不是文雅一點兒?哈哈)

  只是偶爾喝一口水,會有溫暖的進食感,有身體的人間感,其它時候都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靜定觀心,看念起念落,生理活動降到極點。

  辟穀的身體跡象是什麼?就是胃部有飽脹感,仿佛一股氣頂在那兒,不吃東西身體不會難受。

  其實在閉黑關出現胃部飽脹感也很自然。第一天兩頓飯都吃光了,刁姐做飯很好吃,而且份量挺足。在關房中活動又少,如果沒有強烈的身體代謝機能,不是特別嘴饞,沒有認為不吃東西有損健康,很容易飽脹而辟穀。

  而我由於前一次辟穀經歷20多天,有經驗,這十幾天閉黑關不吃于我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欣然接受。

  我出關的時候,一共辟穀九天,體重由79公斤減為69公斤,減肥10公斤。

  關於辟穀,我後來進行了系統的冥想,搞透了其前因後果,分享如下:

  “饑與餓是不一樣的,饑是身體需要吃,餓是頭腦需要吃。饑從幾,與機體、時機有關,就是人體自然機能定時需要吃。餓從我,什麼是“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