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實用防身研究室──武道無夢
關於部落格
這裡提供正確有效的防身觀念,以及紀錄了我對平凡人生的一點體會與期待
  • 129158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大元帝師噶‧安嚴膽巴

噶‧安嚴膽巴,元代著名高僧。關於膽巴的事跡,《元史》、《佛祖歷代通載》、《神僧傳》、《釋氏稽古錄》等典籍均有記載。元代著名文學家、書法家趙孟頫還奉敕撰寫《大元敕賜龍興寺大覺普慈廣照無上帝師之碑》,記述了膽巴的功德。

噶‧安嚴膽巴塑像

膽巴幼年遭受了父母雙亡之不幸,只好依靠叔父生活。他從小聰明伶俐,在9歲時便能流利地背誦,叔父知其非凡,12歲時就帶他去西藏,在薩迦寺師從著名的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通達經咒壇法,被取名為膽巴。法王曾試以梵咒,皆隨誦如流,乃預言「此子宿積聰惠異,日後當與眾生作大饒益」。24歲時傳講《喜金剛續》,聽者悅服。宋理宗寶祐元年(1253,蒙古蒙哥汗二年),膽巴受師命去西天竺(今喀什米爾一帶),參拜著名高僧古達麻室利,隨其學習梵秘要典,盡得其傳。此事在趙孟頫《無上帝師碑》中云:「其童子出家,事聖師綽里瓦為弟子,受名膽巴。梵言膽巴,華言微妙。先受密秘戒法,繼游西天竺國,編參高僧,受經律論,由是深入法海,博採道要顯密,兩融空實兼照,獨立三界示眾標的。」膽巴學成後返回藏地弘揚佛法。

忽必烈至元元年(1264),大元帝師八思巴返回西藏時與膽巴相識。至元六年(1269),八思巴再次返回元朝廷時,攜來大批藏地僧人,其中就有佛學造詣很深,並受八思巴賞識的膽巴。膽巴來朝廷後,奉忽必烈之命居五台山壽寧寺。五台山是漢地重要的佛教聖地,歷代有許多皇帝在此建寺,尊崇佛教;而設立藏傳佛教寺院卻是從膽巴開始的。膽巴到五台山以後,便有「建立道場,行秘密咒法,作諸佛事,祠祭摩訶伽剌,持戒甚嚴,晝夜不懈。屢彰神異赫然流間,自是德業隆盛,人天敬歸」。壽寧寺因此日益隆盛,成為全國聞名的巨剎。

至元九年(1272),膽巴被邀請到大都(北京),為一批蒙古王公授戒,成為這些貴族佛教徒的上師。至元十一年(1274),帝師八思巴告歸西土,由皇太子真金護送返回藏區。根據《膽巴碑》記載:「帝師(指八思巴)告歸西蕃,以教門之事屬之於師(指膽巴)」。「乙亥(至元十二年),師具以聞,有旨建神廟於涿之陰,結構橫麗,神像威嚴,凡水旱蝗疫,民禱響應」。有關涿州建廟一事,藏文典籍《漢藏史集》亦說:「上帝遣尼波羅工匠阿尼哥建寺於涿州,內塑護法嘛哈嘎拉主從像,由上師(指膽巴)來開光,此依怙像之臉面朝東南方蠻子地方,並命阿闍黎膽巴在此護法處修法。」

至元十八年(1281),膽巴參加了佛道各爭正統的辯證會。時佛道兩教各執一方,爭論激烈。道教徒以偽書《老子化胡經》等貶詆佛教,說老子曾至西天竺教化釋迦,佛祖乃是老子的學生,佛教徒則乘幾次挫敗道教徒的餘勢,集中力量,力辯其偽,予以打擊。這年夏,釋道兩教奉命在長春宮考辯道藏諸經的真偽,膽巴奉忽必烈之旨參加辯論。他與其他佛教徒一起,進行了數十月的論爭,結果道教徒慘敗。秋十月,忽必烈發旨毀道藏經書及石碑畫著。這次佛道辯論後,撰有《至元辯偽錄》一書,從中看出膽巴起了重要作用。

至元十九年(1282),膽巴提出西歸,忽必烈一再挽留,仍堅持西去。膽巴一路上講經傳法,最後回到家鄉,在那裡進行了六年的傳法,留下了許多流傳至今的故事。

至元二十六年(1289),膽巴奉詔又到大都,駐錫聖安寺。因受朝中宰相排擠,至潮州(今廣東省潮安)傳法。膽巴在潮州城南凈樂寺故址建寺,「殿宇既完,師手塑梵像,齊萬僧以慶贊之。」當時潮州地方長官之妻得了一種怪病,醫藥無效。遂請膽巴去醫治,膽巴到他家,盡取其巫覡繪像焚燒之,用所持佛珠加其身,病立即痊癒。

至元二十九年(1292),忽必烈又將膽巴召回大都。第二年五月,忽必烈患病不愈,膽巴在內殿建觀音獅子吼道場,進行祈禱,七日而愈,賜白金五十錠,忽必烈很感激膽巴為他祈禱治病,準備於五台山專門為膽巴建一座寺院,但還沒來得及動工,忽必烈已於隔年去世。

元成宗繼位,對膽巴仍然很禮敬。膽巴在上朝慶賀新皇登基之禮完後,就奏請蠲免僧道稅糧一事,馬上得到許可。元貞元年(1295)四月,膽巴奉命駐錫於當時京都最大的佛寺大護國仁王寺。移居時,成宗命令內府將皇帝出行時的儀仗隊給膽巴使用,並派百官護送。不久,海都侵犯西番邊界,膽巴奉旨建造瑪哈嘎拉廟祈禱。時隔數日,傳來捷報,稱海都已被擊退。接著,膽巴又奉命為成宗禱疾,病又立愈。因此成宗更加尊崇膽巴,認為他法力廣大,無人倫比,賞賜帛幣很多,並下詔從御前校尉中派出10人專門保護膽巴。

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二月,成宗北巡,命膽巴伴駕,到柳林(今北京附近)時忽然生病,遂派人召膽巴探視。數日後病癒,成宗下詔令天下僧人普閱藏經,且大赦天下,供養膽巴豐厚的禮品。成宗繼續出巡,讓膽巴乘坐象輿為前導。過雲州龍門時,膽巴對眾弟子說:「此地龍物所都,或興風雨,恐驚乘輿,汝等密持神咒以待之。」果然在夜晚雷電大作,四野震怖,唯獨皇帝的車輿安然無事。

大德七年(1303),膽巴在上都(蒙古避暑之陪都)圓寂,享年74歲。於上都慶安寺建塔葬其遺骨,舍利則迎回大都,葬於仁王寺慶安塔。至元仁宗時,下詔追贈為「大覺普惠廣照無上膽巴帝師」。

膽巴在世時地位極為崇高,之所以為國師而非帝師,至圓寂後才被追封,主因可能在於他並非薩迦王族昆氏血脈之人。在趙孟頫奉敕撰寫的《無上帝師碑》中,讚嘆膽巴「持戒甚嚴,晝夜不懈,屢彰神異。」「今皇帝、皇太后,皆從受戒法,下至諸王將相貴人,委重寶為施身,執弟子禮,不可勝紀。」可見其修行成就與佛行事業之廣大,也是少數能在中國正史中留下名字的藏傳喇嘛之一。

藏傳佛教
元朝
薩迦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