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用防身研究室──武道無夢

關於部落格
這裡提供正確有效的防身觀念,以及紀錄了我對平凡人生的一點體會與期待
  • 12006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安全,也不友善的友善校園

從教育的角度來看「友善校園」
所謂的友善校園,是為了讓學校與社區的交流有正面助益。然而坦白講,我真的不明白學校與社區是要怎麼交流、是要交流什麼、難道沒有圍牆就真的可以很好交流?這種把西方人的理念當聖旨般地複製到我們國家,真的是無聊也很蠢的一件事。所謂的交流,是建立在理解上,是建立在互動上。帶著孩子認識社區環境、認識周遭特定文化場域、認識地方耆老與各種職業等等,這才叫互動。這需要師生的努力經營與參與,生命的經驗與視野才能互動出來。如果教室內仍是一味用考卷逼壓孩子,從沒試圖引導孩子更多的生活經驗,那拆個圍牆會有啥用?
 
我從以前就不願意給孩子武術教學,不是這樣做沒意義,而是小朋友很難教。我實際教過中高年級的小學生後就知道,小朋友隨時隨地都會分心,這是孩子跟大人不一樣的天性。學校圍牆其實本身就有阻隔外界影響的作用,不論是視覺、聽覺或心理上。因此對年紀還小的小學生來說,這對他們的學習有某種程度的幫助。在各種宗教嚴謹的閉關修行中,都有「結界」的儀式。學校的圍牆其實在某種程度就是一個結界,把學生引導至專心學習的狀態。以一個幻想的「增進學校與社區交流」的口號就把圍牆拆掉,其實對教育一點幫助也沒有。


從安全的角度來看「友善校園」
我以前當兵的時候,是服役於航空特戰司令部,除了我們單位是專門被派駐負責看守屬於先進裝備的戰鬥直升機。您以為這些先進設備的機棚是在花崗岩地窖或厚實的碉堡裡嗎?沒有,也就一堵很一般的圍牆而已。如果上面圍牆無用的講法有效,我們絕對可以說「若貴婦有心要看阿帕契,不管圍牆再高,都不見得有效。」「若間諜有心要調查阿帕契,不管圍牆再高,都不見得有效。」「若敵人真有心要攻進來消滅阿帕契,不管圍牆再高,都不見得有效。」聽起來很有道理吧!確實講得也都對喔!但軍方有可能會拆掉那圍牆嗎?連有特戰兵荷槍實彈看守的機棚,尚且都要一堵看似不怎麼樣的圍牆了,可見這裡面的安全顧慮與管理顧慮中,圍牆還有它的作用。那麼,沒有持械軍力守護的校園,難道真的不需要圍牆嗎?除非你覺得孩子是不需要保護的!
 
沒錯,如果真的有心,歹徒仍是可以越過圍牆來犯案。但談到安全與保護時,我們必須思考怎麼樣增加潛在兇嫌的犯罪成本、降低他犯罪意圖。為什麼今天這個意圖進監牢或被判死刑以求一己之『解脫』的龔重安會拿一個8歲小朋友下手?他的目標是進監牢或被判死刑,那他殺任何一個人都一樣,何必挑一個8歲小孩?因為他沒有信心可以簡單、確實的殺掉一個大人,他覺得殺大人有困難、很麻煩、不一定成功、有風險,所以他今天才會挑一個他可以輕易控制的8歲小孩!若挑大人,不易成功,所以犯罪的成本高,他犯罪的意圖就降低了。難以抵抗他的小朋友就沒什麼成本、沒什麼風險,所以他的犯罪意圖就高了,就找小女孩下手了,就這麼簡單!
 
怎麼樣讓歹徒覺得學校小孩沒那麼好下手?難道是給小孩學防身術嗎?我也很希望多一點學校請我去教防身術,但這不會阻止歹徒溜進校園啊!而一個讓閒雜人等沒那麼好進去的圍牆,就是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啊!
 
所有的歹徒都會評估他的犯罪成本。當這成本讓他覺得犯案有麻煩有困難時,其犯罪意圖就會降低。記得鄭捷事件裡捷運最後一節車廂裡所發生的事嗎?那些雨傘都不會拿的人,成功阻止了鄭捷。其實被雨傘戳一下跟被刀子戳一下,誰輸誰贏?誰生誰死?為何鄭捷還是停下來了?因為鄭捷覺得這裡變麻煩了,成本變高了,沒那麼好搞了,所以他選擇不要搞,換地方搞。因為那群人用他們的動作、用他們的聲音、用他們的意志,清楚地跟鄭捷說NO!就這麼簡單!永遠要用一切的可能去跟壞人SAY NO!大大的NO!這才有可能阻斷歹徒的犯罪意圖。
 
鄭捷被雨傘嚇阻,但他是被另外一批更主動積極的一群人所制服。同樣,找到辨識與追蹤心理變態的制度才是未來阻止類似割喉案事件再次發生的根本辦法。堵住水,水照樣會流到別處;但在必要的地方,我們可以堵住它,也應該去堵住它。如果我們有珍愛的事物要守護,我們要記得增加壞人的成本,降低他的意圖,要一直地、不斷地對他說NO
 
犯罪會繼續發生。但可以不要像這次這樣悲慘地發生在學校。圍牆就是學校對壞人說的NO
 
所以政府官員,特別是教育局,請不要再說「若歹徒有心要進入校園,不管圍牆再高,都不見得有效。」請檢討這個既不安全,也不友善的友善校園政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